一路有我们的陪伴

开心分手网(www.kxfsw.com)创办于2010年5月5日,是国内第一个以“分手”“失恋”为主题的情感门户网站,现有会员8万多,新浪微博粉丝20多万。感情的好坏时常会给家庭,工作,学习等方面带来很大的伤害和影响,开心分手网正是基于这样的社会需求而诞生,随着时间的发展,我们的团队已经逐步完善,2012年6月由广州市网鸣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正式运营。

  2012年2月接受《人之初》杂志社记者专访;同年10月9日广州电视台"时尚日日睇"栏目对开心分手网进行深度采访,这是首次接受电视媒体采访,打破了以往从来没有电视媒体关注的记录;12月7日赴广东技术师范学院和广东岭南职业技术学院招聘分手专员一职时在社会引起轰动,《广州日报》《信息时报》《人民网》《网易新闻》《大洋网》等媒体也有相关的转载;2013年3月7日《江南都市报》[22]专题报道,与此同时登上《人民网》江西频道头版,《大江网》《搜狐》等十五家知名媒体也有过转载,后南昌电视台、赣州电视台、于都县电视台也作了相应的报道,《赣州晚报》《赣西晚报》《上饶晚报》也给予大力支持和报道;4月份登上中国第一家都市报——华西都市报两千字特稿,后《金陵晚报》《江海晚报》《长沙晚报》作了大量的转载。

我们的目标是:让每一段爱情开花结果!让每一位分手,失恋者重新对爱情充满信心!



断情酒
在线咨询 今天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在线咨询 

因为官方的禁止或者刁难而使其婚姻受阻的全部职业团体

来 源:免费情感咨询平台 发布人:webkxfsw 时 间:2018/9/1 11:48:37

随着资产阶级一基督教婚姻理想的普及化,而且由于资产阶级日益增长的优势地位,并且由于打上资产阶级烙印的婚姻权利对于所有的社会阶层都有约束性,还有为数很多的人一直没有婚姻的恃权:缺乏许可婚姻的物质前提的穷人;因为等级差别而婚姻受阻的男人和女人;已经结过一次婚,又无法把现存的合法婚姻解除的人们,尽管他们已经另有新欢;因为官方的禁止或者刁难而使其婚姻受阻的全部职业团体。在农业和手工业社会中,婚姻曾是有钱人的特权,以至于绝大部分人一直没有结婚。但是,因为自由和平等思想以及所有人对个人幸福的要求随着法国大革命传播开来,这些限制越来越被理解为不平等。19世纪的“野婚”发展成一种社会问题。法律上的婚姻障碍被逐渐消除,以至于到了20世纪初所有愿意结婚的人都可以如愿以偿。

无论是古老的东方还是古典的希腊罗马时期,无论是基督教的中世纪还是早期的近代都没有把一种爱情婚姻看成是正常的。爱情婚姻在资产阶级社会中才一路凯旋,主观的婚姻成分逐渐从客观的婚姻成分中分离,对婚姻中的爱情和婚外爱情的想法才逐渐取得平衡。在这个进程中,思想史对婚姻的研究起着重要的作用,自从18世纪晚期以来,对婚姻的研究不断掀起新的波澜:即在从18世纪向19世纪转变期间、在三月革命前的时期、在19世纪末、20世纪20年代、接近现代、紧随68年运动之后,浪漫派、社会主义和女权主义构成了对旧的事实婚姻、门当户对婚姻和资产阶级婚姻越来越强烈批判的世界观背景,涉及到把爱情从经济的和法律的强制的藩篱束缚中解放出来,从事先就海誓山盟终生厮守的禁锢中解放出来。有时只有一种对婚姻的法律形式的批评,即世纪之交的妇女运动反对法律的不成熟以及在财产方面剥夺女性的权利;有时,终生一夫一妻制的基本原则被提出质疑——在早期社会主义者那里开始,一直到最近的婚姻讨论,有时候,最个人的和最私人的关系的权利化被拒绝——这是一种可以追溯到浪漫派的传统,它被无政府主义者放到首位,至今还有重要意义。

绝对不能像上几个世纪保守势力所做的那样把“自由的爱情”简单地和乱淫划上等号,不能把二者相提并论。“自由的爱情”这个概念有许多不同的含义,视具体的情况不同,这个概念意味着拒绝父母包办的婚姻,拒绝嫁妆婚姻和供养婚姻,拒绝原则上不可离异的婚姻,拒绝婚姻机制的即法律的框架。

围绕婚姻进行的批评性的讨论伴随、解释并且加强了爱情婚姻的胜利凯旋。这种胜利是和其经济和社会基础的戏剧性变化同时进行的。择偶的个性化早在中世纪时就已开始并且孕育了资产阶级的婚姻类型,这种个性化在继续进行。借助教会的帮助从亲戚联盟的监护中解放出来的情侣现在借助国家的支持从教会的监护中解脱出来,在此期间又开始拒绝国家对其亲密关系的控制。浪漫的爱情是一种完整的爱,是指对方整个人的爱,是肉体一性爱也是灵魂一精神之爱。浪漫的爱情越来越成为婚姻的前提。

以情侣为中心和以小家庭为中心是同时进行的。孩子的数量通过有意识进行的结婚控制而下降:越来越多的情感带给了越来越少的孩子。随着家庭情感氛围变得浓厚,男女双方对性和生活共同体的幸福期待也在增长。尤其是离开职业工作的资产阶级的女性发展成了情感专家,成了对婚姻的爱情要求的辩护人。她们新的、在这种角色中增长起来的自信是19世纪妇女运动的基础。妇女解放,即妇女逐渐争取有教育权利和职业权利的奋斗至少为她们创造了有异于供养婚姻的潜在的另外的可能性。这种妇女解放是爱情婚姻的实际实现携手同行的。

在此期间爱情统治了婚輝。爱情不仅是结婚的前提,而且为婚姻的继续存在提_依据。今天,爰情的死亡是分手的充分理由。如果经历的婚姻是失败的,就连共同的孩子都常常不再是父母继续共同生活的理由。原来经济的和法律的禁锢、资产阶级婚姻的社会强制只有一些剩余。情侣关系和为人父母这二者的日益脱节是决定性地促使婚姻和家庭非机制化的—个因素。从男女的二人关系中(不管是合法与否)都不一定产生家庭。不一定先有合法的婚姻,再有一个事实,的家庭。单亲家庭的数量在增加。用家庭来限制婚姻的济和法律的强制取消了,就和生物学方面的强制被消除的程度一样。由此可以看出,促使人们建立持久的爱情和生活共同体的需要不一定和为人父母的需要联系在一起。

未婚同居不过是几个世纪以来已经进行的个性化进程的又一个阶段,也就是爱情婚姻的一个必然结果。在19世纪,这种生活方式是穷人惟一的婚姻机会和一个小的艺术和知识分子先锋派常常是不太自愿的选择。今天,这种生活方式是自然而然的,而且作为事实婚姻在所有的阶层中流传开来。

[返回上一页]